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翠容的真实笔记

无知是最大的敌人

 
 
 

日志

 
 
关于我

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八十年代在英国完成高中及大学教育,返港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进修社会学硕士,一九八六年毕业。一九八九年移居加拿大,九一年赴纽约游学,采访当地社区和中美关系新闻。再度回到香港后,正式加入香港新闻行业,负责采访政治新闻。其后分别为英国BBC World Service等多家国际新闻机构报导亚洲地区及国际性事务。曾采访多名国家领袖,包括阿拉法特、达赖、撒切尔夫人等等。是华人社会中为数不多的战地女记者,也是香港著名的国际观察家。

网易考拉推荐

(回顧精選)哈囉,古巴!  

2009-02-19 10:15:39|  分类: 大地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囉,古巴! (寫于2008年05月24日)

  從多倫多到古巴哈瓦那,雖然只有三個多小時飛機,但好像坐了一趟長途飛機,到了另一個國度似的。就是因為這點,古巴每時每刻都能吸引一大群加拿大人前往一嘗熱帶社會主義的風情。

  在機上,碰上一對年輕的香港夫婦,他們問我,踏入共產古巴應該要注意甚麼?我說,隨便做你喜歡做的事情,不要老是想着這是一個共產國家,更不要把它與北韓混為一談。可是,也不要以為它屬於第三世界,甚麼都會便宜。在古巴旅行,可以很高消費的,無論衣食住行,有時甚至可以與紐約、倫敦相比。我遇上不少西方遊客,他們都會投訴,古巴好貴啊!

  今年來到古巴,與去年相比,立刻看到不同之處,就是交通明顯改善了。新型公共巴士穿梭於大街小巷展示新姿,車廂寬敞舒適,還有各站地圖貼在當眼處,票務員穿着整齊的白恤衫、黑西褲為乘客服務,彬彬有禮。

  我好奇這些巴士由何地製造,一望之下,原來是中國宇通,古巴不少公共交通工具都是中國製造。

  中國與古巴的關係愈來愈密切,除了經貿外,每年都會有大量中國留學生來到古巴交流,特別是醫學生,中國醫學生在古巴費用全免,這包括學費和住宿。我查詢香港學生又如何?校方告訴我,香港與中國內地的醫學生一樣,可以享有優惠。

  我計算一下香港的大學醫學院學費不便宜,那為甚麼不來古巴學習?!古巴醫學世界有名,古巴醫生更儼如大使般在第三世界發揮史懷哲醫生的精神,甚受尊重。

  除醫學外,原來古巴的芭蕾舞也是世界級的,與俄羅斯齊名。第一天來到哈瓦那,便立刻跑到國家劇院觀賞了一場非常精采的芭蕾舞表演,古巴人只需付上五個本地披索,折算只有二美仙,即一元六角港幣,幾乎算是免費的了。

  醫療、文化表演以至教育,全是古巴人免費、一流的福利。

哈囉,古巴!想不到,在古巴哈瓦那,你可以每天為各大小國際會議疲於奔命。這一個給美國封鎖了五十年的加勒比海島國,卻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來這裏交流。我在哈瓦那頭兩個星期,便相繼有非常學術的馬克思主義與二十一世紀挑戰的會議、可延續性農業發展會議以及一個有關新聞面面觀的會議,全是國際性的,令古巴變得非常國際化。我參加了有關馬克思主義的會議,費用二百美元;農業會議更貴,三百多美元。在古巴,沒有免費的午餐,甚麼都是錢。

  米高.摩爾拍攝的紀錄片《Sicko》,當中有古巴醫療的部份,來到古巴之後,對此片的評論要修正一下。影片中,摩爾帶着一群美國病人來到哈瓦那醫病,當地醫生說,他們可以在古巴接受免費治療,其實有誤導成分。

  我探訪去年認識的古巴醫生,談到《Sicko》他們都大笑,外國人在古巴被視為「肥羊」,怎麼可以免費?只不過摩爾有名氣,名人來到古巴,拍攝古巴醫療,怎麼不利用機會宣傳一下?因此,他們例外地接受了一次免費診治,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但摩爾以他們的特殊例子來下結論,似乎有欠客觀。古巴醫生友人表示,如果摩爾來他所屬的醫院,他會給摩爾不同的觀點與角度。

  現在,外界觀察古巴,不是太流於以西方的民主自由標準評價這個島國,便是太浪漫化古巴的社會主義制度。

  來古巴第一個星期參加那個馬克思主義討論會,實在令我吃不消,有參與者執著教條不放,我稱他們是馬克思信仰原教主義者。馬克思思想作為一種社會分析工具,自有其深度,但馬克思始終生在十九世紀,隨着時間變遷,在學術範疇已作出不少修正。但有些會議參與者好像活在十九世紀似的,並視古巴為社會主義最後的堡壘;只要你稍為批評古巴,他們即群起而攻之,把你打成革命的敵人。

  在會議裏認識了一位從俄羅斯聖彼得堡來的女孩子,二十多歲,但她一開口,就好像是從前蘇聯爬出來似的,她看每一樣事情都要以列寧思想作為最終標準,並以這標準來評價任何人與事,最要命的,她竟然為史太林辯護。

  基於禮貌,也基於有限的時間,我不好意思與她展開甚麼辯論,望着她又圓又大的眼睛,我似乎可以從她的眼睛走進蘇聯時代。

  Comrade(同志)!一天會議還未開始,我坐在大堂中沉思,她遠遠見到我便作出這樣的呼喊。我怔了一下,來不及反應,但本能地也回她一句:同志,你好!

  我問她來古巴多久,她說一個月。我好奇問,她來做甚麼,她說,她準備唸博士,以古巴社會主義作為研究對象。我請她說得詳細一點,例如打算研究古巴的哪一方面,有了論文主題沒有?

  經我這一問,她竟然滔滔不絕。她表示,根據馬克思的預言,當資本主義擴展到最後階段、出現危機時,便是世界社會主義扎根的時候。現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重重,她要以此作為博士論文題目,研究這個危機會否為社會主義帶來新希望。她表示對目前俄羅斯的社會形態非常失望,有不少俄羅斯人開始懷念前蘇聯時代對國民基本需要的照顧。她指聖彼得堡生活艱難,沒有人身安全的保障,黑社會或大財團壟斷經濟,欺壓窮人。她問,可否給俄羅斯再來一次社會主義實驗?

  她對國家的挫敗感使她把夢想投射到古巴來,以為來到古巴一切會受到照顧。怎知她在古巴處處碰壁,首先給民宿主人變相「打劫」,多收了的房租令她有冤無處訴,互聯網的費用使她咋舌,的士胡亂叫價,她在哈瓦那只一星期便花掉了身上一半的美元。她忍不住哭了,不禁問,古巴作為第三世界再加上是社會主義,想必然是個便宜的地方,怎麼卻讓她有被吃掉的感覺 !

  我惟有向她說,古巴處於經濟過渡期,對外匯需求猶如餓狼,我們從海外來的,所花的錢便算作對古巴經濟的支援和貢獻吧。

  同志,請不要哭泣,抹乾淚水後好好認識現實中的古巴吧!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