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翠容的真实笔记

无知是最大的敌人

 
 
 

日志

 
 
关于我

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八十年代在英国完成高中及大学教育,返港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进修社会学硕士,一九八六年毕业。一九八九年移居加拿大,九一年赴纽约游学,采访当地社区和中美关系新闻。再度回到香港后,正式加入香港新闻行业,负责采访政治新闻。其后分别为英国BBC World Service等多家国际新闻机构报导亚洲地区及国际性事务。曾采访多名国家领袖,包括阿拉法特、达赖、撒切尔夫人等等。是华人社会中为数不多的战地女记者,也是香港著名的国际观察家。

网易考拉推荐

(回顧精選)人與土地  

2009-02-19 10:05:26|  分类: 大地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與土地 (寫于2007年09月09日)

快要離開玻利維亞了,在該國所認識的朋友,都異口同聲搶問我:「你對我們的國家印象如何?」

  不過,我還未開口回答,他們即先說:「我愛我的國家,我會為這塊土地送上一切……」

  不但在玻利維亞,從古巴到委內瑞拉,我亦感受到拉美人民一種強烈的愛國情操,我每到的地方,都會有人問我上述問題,然後給我分享相同的感懷。

  對自由世界的人而言,古巴是共產獨裁國家,人民生活水深火熱。可實情是,當地人雖然窮,享受有限的自由,他們卻仍為這塊土地感到自豪,畢竟其泥土裏有革命的熱血。

  古巴當然有異見分子,他們會因言入罪。不過,有一點古巴與其他極權國家不同,就是異見分子不會給暗殺或人間蒸發,也不用擔心走在街頭會突然給秘密警察帶走。

  人們期待後卡斯特羅時代會為古巴帶來新的一頁。

  小小的加勒比海島國,同在美國腳下掙扎了半個世紀,他們要走自己獨立的道路,當中有犯錯,另方面也有屬於社會主義的成就,我們不可能一刀切去評論古巴。

  啊!為甚麼我轉過頭來述說古巴?可能因我訪問哲古華拉的女戰友 Loyola Guzman 時,話題不期然觸及古巴的革命,使我有感而發,至於訪問內容,我會另文再述,總之非常精采。

  不知是否受到拉美朋友的感染,我深深掛念遙遠的家鄉,我以為我是個國際主義者,可以四處為家,但人與土地實在難以分割啊!

  當我訪問印第安村落,當地人與土地合而為一,並孕育出燦爛的文化,同時也為此受盡折磨。他們的痛苦一如延綿的安迪斯山脈,可是,他們卻沒有因此失去對土地和其文化的熱愛。

  在我入住的酒店門前,有一位印第安樂手,每天都蹲在一角吹奏哀怨的安迪斯音樂,一種從遠古而來的音樂,直透入我這位遊子的心。我有時間便會站在他身旁,專心聆聽,給他掌聲,即使音樂與掌聲都是如此的孤獨。孤獨,是你與我的宿命!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