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翠容的真实笔记

无知是最大的敌人

 
 
 

日志

 
 
关于我

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八十年代在英国完成高中及大学教育,返港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进修社会学硕士,一九八六年毕业。一九八九年移居加拿大,九一年赴纽约游学,采访当地社区和中美关系新闻。再度回到香港后,正式加入香港新闻行业,负责采访政治新闻。其后分别为英国BBC World Service等多家国际新闻机构报导亚洲地区及国际性事务。曾采访多名国家领袖,包括阿拉法特、达赖、撒切尔夫人等等。是华人社会中为数不多的战地女记者,也是香港著名的国际观察家。

网易考拉推荐

时间的嘴  

2009-05-05 11:3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沧海桑田,六年可能是我们生命里的十二分之一,甚至是十五分之一。每一个地方的人寿命均反映着该地的精神面貌。香港是福地,香港人的寿命已可达八、九十岁,但有不少地方,人的寿命均很短。我到过南美玻利维亚,那里的人活到四十岁便要考虑身后事应该怎样安排了。

贫穷、饥饿、营养不良、缺乏医疗保健等等,都令人活不长久。但在中东地区,人的寿命均不短,早死的人大多是由于战乱及其后遗症。

六年,对他们而言,足以发生很多事情。人面全非,伊拉克人就是这样地度过了惊心动魄的六年。六年:一位小孩的短暂生命;一个家庭化整为零的过程;一段失宝记的怪诞故事。最近,巴格达的国家博物馆重开,有大部分的宝物仍在追寻中,而国家石油资源亦逐步走上私营化的道路。

变天,六年已把伊拉克变了天。如果又再回到伊拉克,想故人未可依旧吧!

不要说伊拉克了,其实世界不也是一夜间变了天?谁在背后翻云覆雨?

台湾有一小群人发起在伊战六周年纪念时,在台北市中心某热闹的地方站桩,说明不喊口号,警察驱赶也不还手,即使给抓到警署去,也不辩驳,一切以沉默回应。人至最痛处,本来就是回到沉默的状态。

最新消息指,伊拉克秩序渐上轨道,奥巴马也逐阶段把美军撤出该地,总之,近年传来的皆是好消息,不禁问一句:真的吗?

无论真与假,六年的时间早把我们对该国的关注磨蚀。特别在香港,○三年的沙士到日前的金融海啸,过程里有多少的哀乐起伏,光阴在弹指之间流逝,却又好像已走过动荡的一生。

六年,一生的缩影,短暂得漫长。在此,我与读者分享乌拉圭诗人(Eduardo Galeano)的一首诗《时间之嘴》:

我们是时间之子,我们是时间的脚,也是它的嘴。时间用我们的脚走路,但是,时间迟早会抹去一切足迹,生命是穿越虚无?历史是影子的脚步吗?时间的嘴,讲述着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