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翠容的真实笔记

无知是最大的敌人

 
 
 

日志

 
 
关于我

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八十年代在英国完成高中及大学教育,返港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进修社会学硕士,一九八六年毕业。一九八九年移居加拿大,九一年赴纽约游学,采访当地社区和中美关系新闻。再度回到香港后,正式加入香港新闻行业,负责采访政治新闻。其后分别为英国BBC World Service等多家国际新闻机构报导亚洲地区及国际性事务。曾采访多名国家领袖,包括阿拉法特、达赖、撒切尔夫人等等。是华人社会中为数不多的战地女记者,也是香港著名的国际观察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需要专书  

2009-08-13 21: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澳门和香港己先后举行过书展,今年华文出版界依然没有什么大惊喜,我们缺乏什么呢? 

我们有太多凑凑并并的文集,却缺乏自成一家之言或有系统结构的专书,就好像西方世界。大家整天嚷着要超英赶美,但,为何不先好好整顿自己的脑袋? 

在书展中令我惊喜的,还是翻译书。台湾的时报出版社终于把奥米.克莱恩( Naomi Klein )的Shock Doctrine翻译了,中文书名为《震撼主义》,其实我在此已介绍过英文版。不过,借中文版出炉,我还是想发表点意见。 

不少记者的报道,很容易变成流水帐,就如一个没有装上东西的布袋,缺乏分析和角度,便无法站起来。但,加拿大女记者兼作家的克莱恩却不同,她不仅发掘了树木,也为我们展示了树林,并且形成了一种近乎于有系统的学说,一说出来便令人恍然大悟,解开了一种现象的密码,而这现象就是灾难资本主义,密码解开了让世界震荡。 

每当我出外采访,都会这样想,今次我将在采访中引证她的见解,还是推翻她的看法?从中东地区到拉丁美洲,又从东欧到亚洲,新自然主义是造福东地人民,或是「趁你病攞你命」?在多个不同的地方,我都目赌当地人民一样的命运,他们在新自由主义神话面前忍受着不公平的待遇,自生自灭或是起来反抗?人类历史在震撼的摇晃中摸索前路。 

在洪水滔滔的争辩声里,克莱恩却看到新自由主义的另一面向,这就是它与灾难及危机的关系。 

对于我们这些记者曾采访过天灾或战乱中重建的国家,都深深明白到,跨国企业如何利用灾难重新获得机会操控当地的经济发展权。 

例如南亚海啸,当克莱恩在香港一次座谈会中告诉我们,从印尼到斯里兰卡的海啸灾区,跨国资本如何发灾难财,怎样借机夺取当地土地和资源,当时,我想,这位加拿大记者都从老远的加拿大跑去做了研究,为什么我们华人记者只懂一窝蜂报导海啸,写得多悲惨,但海啸完结后却全无报导,是否应该觉得惭愧呢? 

我们或许不可以逃避天灾,但人祸则可制止,至少发出预警,当无辜的老百姓在天灾人祸里感到迷茫,在震撼中无所适从,克莱恩却以清澈的眼睛看到事件背后的真相,以丰富的人文学养作出大论述,令我们在无声之处听到隆然巨响的惊雷,难道我们可以袖手旁观,宁可做任人宰割的沉默一群? 

我走在伊拉克满目疮痍的土地上,或是探访坐在金矿上的南美穷国玻利维亚,在回看我们香港和台湾在九七金融风暴后,大家仍然拥抱新自然神话而热炒经济,但当中又有多少受害者的叹息?我无法推倒克莱恩对灾难资本主义的论述,我什至惊讶于她的洞见。 

世界风烟四起,克莱恩的《震撼主义》带来震撼也遭到非议、攻击,有批评者指她是意见记者,但只要一位的记者立场乃是建基于事实之上,这无碍于他/她的客观。反之,当一位记者在疏理复杂的新闻事件中,在思考着一个个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的难题过程里,能够按良知明确表示出他/她起码的赞成和反对,我的敬意将会悠然而生。 

克莱恩凭着无比勇气凿破灾难资本主义的面目,即使论点有争议,那就让我们来一场大辩论吧。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