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翠容的真实笔记

无知是最大的敌人

 
 
 

日志

 
 
关于我

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八十年代在英国完成高中及大学教育,返港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进修社会学硕士,一九八六年毕业。一九八九年移居加拿大,九一年赴纽约游学,采访当地社区和中美关系新闻。再度回到香港后,正式加入香港新闻行业,负责采访政治新闻。其后分别为英国BBC World Service等多家国际新闻机构报导亚洲地区及国际性事务。曾采访多名国家领袖,包括阿拉法特、达赖、撒切尔夫人等等。是华人社会中为数不多的战地女记者,也是香港著名的国际观察家。

网易考拉推荐

新书后记:乌托邦的善与恶  

2009-10-23 10:0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我的新书终于出版了!拉丁美洲真相之路:见证新世纪革命2.0 

台湾商业周刊在1139期选了我的新书作为好书书摘,可查看以下纲址

http://iread.businessweekly.com.tw/file.php?fid=790 

在此刊登我新书后记,与读耆分享。 


  乌托邦的善与恶 


写到第四本书,依然是“艰苦我奋斗”。多次到拉美地区采访,都是在紧拙的条件进行。 

在委内瑞拉,外国记者为安全尽量下塌于中产地区的酒店,但我在资源的限制下,无法不入住当地人眼中的“贼窝”。一次,委内瑞拉一个华人社团主席梅医生知悉我所住之地,吃一惊,借出他的座驾,并派了一名军警持枪护送我到机场去,这是我感到最温暖安心的旅程。 

在颠沛的路途上,拉美人民的面貌却从模糊不清到渐现出清晰的轮廓,我是多么的百感交集,我在他们身上领会到困乏的滋味。 

在玻利维亚,到处都是擦鞋童,他们眼神迷惘。其中一位约八岁,老是看着我,双手冷得发抖,我给他买了一个小小的炸洋葱圈,他似乎不感相信,接过洋葱圈便马上飞奔而跑。 

在拉丁美洲,随贫穷而来的饥饿是一场无声的屠杀,这是一个“人祸”的老问题,革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但,革命不易。革命意味着除旧迎新,有一种与现况决裂的含意。 

有人曾经这样说,如果人在一生没有出现过一次个人的革命,那是遗憾的。易卜生笔下的娜拉出走记固然是一次触目的个人革命,可是,谁人能够承受革命带来的震荡?还有革命里的不确定因素?因此,大部分人都选择安于现状,况且革命也实在吓人呢! 

革命发生在国家的层次就令人联想到动荡,暴力,流血,原本以为能上天堂,结果却下了地狱,乌托邦瞬即成为负面之词,莫问乌托邦是否存在,即使存在也未敢触碰。 

乌托邦的确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从德国的希特拉到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他们在意识形态的光谱上,虽各站左右的极端,却又只是一个铜币的两面,他们同是地狱的使者。而天堂,在哪里? 

或者,拉美人未敢奢望天堂,但仍不会放弃心中的理想角度,总是要往前走,在这个廿一世纪,不是光靠一个人,而是依靠公民的力量,去闹革命。

因此,今次的革命没有暴力,也没有流血,就是透过民主程序和平进行,可是这仍然为国际主流媒体带来很大的震撼,负面报导铺天盖地。 

他们说,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是个“疯子”,“反美狂徒”,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是个“恐怖分子”,“毒贩”;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是个“民粹主义者”,“独裁者“。 

虽然有另类媒体换一个姿势,从另一角度去审视今次拉美的现象,但,我们听到吗? 

我们都是在主流媒体的喧闹声中去认识拉美地区,我们的思考,有多少受着媒体的影响?又有多少受着我们过去的殖民地式教育影响? 

我们那个阅读世界的框框,是属于强者?征服者? 

我们爱以左与右来区分立场,但我认为有很多时候,根本不是左与右,而是上或下的角度,这就是你选择站在强者/征服者那一边,用精英的角度去认知世界,还是选择透过弱者/失败者的眼睛来审视世情?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于零九年初接受耶路撤冷文学奖表示,作家永远站在鸡蛋的那一边,如此说来,这不仅是上或下,还有石头与鸡蛋的观点。 

当我走进拉丁美洲,革命便发生在路上。去采访革命者,原来革命也在采访者的心灵里不经意地流淌着。毕竟,革命应是从个人开始的。 

在古巴,我有幸亲身窥视了切?格瓦拉那一部革命前夕的真实摩托车。它,被放置在静默的角落,满身历史的尘垢,但,仍不脱理想的光彩。它,折射出一种广度与深度的生命旅程,背负的是人类恒久的任务。 

我凝视着传奇的摩托车,过去总以为自己经历了多少的艰辛,这一刻,才明白我一直受到富足的香港宠坏了,变得自以为是和夸大自己的痛。相比之下,我的“艰苦奋斗“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是那么的相形见拙。 

想到此,我的精神又抖擞起来。从张罗经费,采访安排,到搜集资料,虽然一切都是单人匹马,却不感到孤独。回到香港,我困在犹如密室的小书房里,为拉丁美洲挥笔疾书,看不见有月色相伴,也听不到海浪的声音,同时又要为生计奔驰,但未敢抱怨。 

能够为认为有价值的人与事而流汗,上天也实在太厚待我了。 

拉丁美洲是一个幅员广阔的大陆,当我疏理这个大陆在廿一世纪“染红”的现象时,发觉他们除了面对外围极强大的干预之外,该地区内部亦存在不少挑战,而最大的考验是团结,还有原本有下而上的改革,最后会否倒过来变成由上而下,以至难逃权力愈见集中愈腐化的宿命? 

此外,也有分析家担心,政治的解放是否也能导致生产力的解放,以达至经济自足?革命的成果的持久性也系于经济,人民尝不到经济利益亦会同时推翻革命。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谁能确定是次革命能维持多久?无论如何,我已用了最大的力气去把这一场国际侧目的实验忠实地记录下来,一个时代,一段历史,这或会敌不过时间的冲击,但我所接触过的人物,所经历过的事情,已化作春泥滋养着我的生命,我期待这亦能滋养着你们的生命,生生不息,一个又一个的浪花聚集起来便成为滔滔的大海,推动我们往前行。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且让我们为当下努力吧! 

最后,我把此书献给那些为世界流了一把汗的人,包括我的父母,他们为子女流尽大半生的汗水,却是衣带渐宽终不悔,在那一个无眠的晚上,当我完成整本书之际,内心感动之情如波涛翻腾,无法按奈下来。 

我的下一个站又会到哪里? 

“... ...真正的旅行者只是这些人... ...他们永远不逃避自己的命运... ...他们总是说:『上路吧』。” 

波特莱尔------"恶之花“(恶之花)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